部队要扩军了在场所有人可拥有的实力自然也会

行了,行了,就不扯淡了。说白了,这也是国府对我不尊军令撤军的薄惩,尚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咱们犯不着为这个跟大佬们顶牛。”刘浪也哑然失笑,摆摆手说道:“现在说喜事儿。大家这个官儿都没白升,咱们独立团要扩编了。”
 
    此言一出,现场气氛顿时更热烈了。
 
    在军队里混的,谁不想自己手下的兵更多点儿?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几乎是每个雄性生物的终极梦想不谈,在这个动荡的时代,扩军就意味着实力增强,实力增强就意味着自己的各种利益能够得到更强的保障。
 
    太祖关于“枪杆子里出政权”精辟解释虽然这些军官们没能力总结,但并不代表他们不懂这其中的含义。
 
    只要部队能扩编,团座长官依旧还是团座长官,那升不升倒也不重要了,如果升职了却被调往另一支部队才是最要命的。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早已习惯领着高薪拿着优势装备的独立团官兵们绝对不想过以前那种喝着稀粥数着子弹袋里的几十颗子弹的穷日子了。
 
    尤其是听到刘浪介绍说,独立团将会按照德械师步兵团的编制进行扩编,那可是比现在大上一倍的编制,军官们更是个个喜上眉梢。
 
    从此以后,此团非彼团,一个战时能膨胀到4000多人的标准步兵团正式拥有了和日军一个野战旅团硬憾的实力。
 
    不是打了胜仗的独立团军官们膨胀,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和第八师团这个常设师团干过一仗之后,所有人都觉得,小鬼子,也没传说中那么可怕,都是一个肩膀架个脑袋,在拥有比他们还厉害的装备之后,小鬼子也不过是渣渣一堆。
 
    一个旅团算个球,一个师团咱都不怕。
 
    这就是胜利带来的精气神的变化。
 
    一支认为自己必败的军队虽然未必败,但一定不会胜。
 
 
    更何况,现在也有实惠,。
 
    留在独立团这一步,最终还是走对了。
 
    对于眼前众人的反应,刘浪其实都一一看在眼里。
 
    心里还算是很满意。
 
    原独立团的军官们就不说了,经过半年多的训练,包括那几百名原第十七军的几百名老兵在内,独立团整体雏形已经初步形成,再经过长城一战的锤打,彻底被揉成了一个整体。如果说以前的独立团只是一团粗胚,那现在就是一块精铁。
 
    别看独立团现有官兵不过700余人,如果拉上战场,战斗力比以前拥有近2000人的独立团还要更强。
 
    只有强者才能从漫天炮火和枪林弹雨中生存下来的战争法则虽然很残酷,但这就是事实。已经经历过淞沪一战的500老兵最终还能囫囵个回到驻地的还有300多人,加上壮丁在内足足有2200号新兵还能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的却也只有这个数目。
 
    战死的新兵比例高达百分之三十,负伤比例更是高达百分之五十,而老兵却分别只有百分之十和百分之二十。
 
    刘浪很清楚,训练的再好,那也只是在训练场上,而战场,才是最后的考核,只有通过这道考核,他们才算是兵,精兵。而现在,他手头上拥有这样的精兵2000人,如果加上伤愈归队的,3000人编制的步兵团,能瞬间成形。这是这其中的大部分,还要在重新整合,不过,只要这帮原第29军的军官们配合,那个时间将会大大缩短,而且,从这一刻开始,留给他的时间还有三四年。
 
    不光是兵,那些原来的老兵痞子军官们,现在的精气神也是焕然一新。当然,更重要的是,他们已经彻底融入了独立团。从他们撸起袖子嚷嚷着要替长官讨回公道那一刻,那就代表着他们已经彻底站在了刘浪的船上,很明白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
 
    而新留下的原第二十军的十几名军官也很重要,唐永明还有些私事要回老部队处理,授勋完毕像他请假后就和祁光远他们一道先去第二十九军军部去了,他们这帮人暂时也没个头领。
 
    但刘浪不光需要唐永明这样的团副级长官稳定住1300人的原第二十九军老兵们的军心,同样还需要他们这些熟悉情况的老长官,只要抓住这些人的心,刘浪会更快的将独立团的精神一点点沁入他们的骨髓,彻底地成为独立团的人。
 
    显然,现在看来效果还不错。
 
    只要拥有这样一支精兵,他刘浪就有敢于和日军一个旅团在野战中叫板的实力。
 
    “行了,又升官又能多带兵,这下你们该满意了吧!都别杵这儿了?该干嘛去干嘛去。对了,传我的命令,全团放假五日,家在附近百里之内的可以向营长一级的长官请假回家看看,五日后必须回驻地,否则军法从事。家远不能回家的除了安排好值守的人员以三人为一组可以去北平城内逛逛,给老子交待下去,谁在城里给老子滋事,独立团的军法可明明白白的写在哪儿的。”刘浪摆摆手,下了逐客令,顺便给驻地里天天以器械发**力的2000大头兵们放了个大假。
 
    因为他这个最高长官不在,迟大奎也不敢把这帮刚经过一场残酷杀戮却又精力旺盛的家伙们放出去,那可都是一言不合开干就下黑手的,在城内出点儿什么事儿可就麻烦大了。
 
    这闲来无事的十来天把2000多条精壮的汉子圈在这方寸之地,把他们给熬的,几乎每天都有打架斗殴的事儿出现,还不是单对单,几乎都是整班整排的群殴。不过也还好,都知道轻重没人下黑手,就算被怒气冲冲地迟大奎惩罚去训练场上跑圈,那帮子鼻青脸肿的家伙们还互相给比上了,看谁先跑完二十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