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只能在王侍卫长有意无意地暴露出这样一层关

“可是。。。。。。”纪雁雪一张俏脸涨得通红。
 
    “没有什么可是。”刘浪语气前所未有的严厉,扫一眼以迟大奎为首蠢蠢欲动的其他人,“现在,我命令,解散。”
 
    众人一阵迟疑。
 
    “怎么?都升官了,我刘浪的话就不好使了?”刘浪眼睛一瞪。
 
    所有人顿时做鸟兽散,迟大奎更是连拖带拽的把犯了倔脾气还想替刘浪鸣不平的纪雁雪给带走了。除了他这个一起出生入死过的老大哥,换别人,还没人敢去拉已经明显有些暴脾气的纪中校。
 
    直到所有人都走远了,王世和这才冲身边的陪同人员和卫兵们摆摆手示意他们离远一点儿,冲刘浪淡淡的笑道:“本人军令已毕,自当离去,不知可否烦劳老弟相送一程。”
 
    “是,长官。”刘浪不卑不亢的标准给了个军礼。
 
    立如此大一功劳竟然给了个勋章就完事,不能升职自然代表着不能扩军,刘浪心中自然也是不爽。委员会侍从官又如何?就算是光头大佬来了,从没打算跟着国党久混的刘浪也不会给他想要看的脸色,能这样以军人之礼虚与委蛇,那都还是看在王世和其人在历史上的风评并不差的份上。
 
    但在这样的场合,刘浪这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情绪还是明明白白的写在脸上。
 
    不过,对于刘浪这样的表现,王世和显然早有预料,刘浪如果因为他的侍卫长身份就表现得奴颜卑膝,那还真不是那个能连挡老头子十道撤军电令的人了。
 
    当下微微一笑,领头先缓步前行,等听到刘浪跟了上来,轻声道:“虽然你我只是第二次谋面,但我知道刘团长可不是一天两天,你去年于淞沪一战立下惊天奇功,世和就仔细查过刘团长你的资料。一个家资丰盈乡间财主家的公子,虽不算学问高深,但也多学四书五经之物,没上过任何军校也没经历过任何一场战斗,却以非凡的勇气率领着二十八名残兵直捣黄龙一炮端了日军联队的司令部,实是让世和这种校长亲自教导出来的军校生惭愧,世和思虑再三,如果易地而处的话,世和绝没有如此胆量,不如老弟远甚。”
 
    “王长官严重了,谁在那种情况下都只能选择赌一赌运气,刘浪只是运气较好赌赢了罢了。”刘浪摇摇头,语气很平静地道。
 
    “呵呵,刘团长不必自谦,如果说一炮端掉日军联队司令部还能说是侥幸的话,那接下来以二十八人十八杆步枪一挺大正十年机枪挡住日军近百人疯狂的进攻,并在白刃战中毙杀近三十名日军,那可就来不得半点儿所谓的侥幸了。世和那时就信了,所谓的生而知之,当时如此吧!”王世和哑然失笑,回过头很认真的看着刘浪,“不知道刘团长信也不信,长城一战过后,在世和的心里,你刘团长实是我数万国军将校中最璀璨的那一颗将星。”
 
    “我能说,长官如此谬赞,是想害我吗?”刘浪眨巴眨巴眼,很突兀地来了一句。
 
    王世和微微一愣,显然没有明白刘浪的意思。
 
    “长官这是想让北平城中众多长官集体来揍我吗?”刘浪只得无奈的和缺乏互联网思维的这位“老”长官解释道。
 
    “哈哈,都说刘团长是个少有的妙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王世和大笑起来。
 
    这位,不是太会聊天,快把天聊死了,内心本就不爽的刘浪干脆也不接茬了,停住脚步等着王侍卫长说真正戏肉。
 
    王世和一见刘浪这副模样,也逐渐止住笑声,脸上绽出一丝苦笑,道:“此次前来主持授勋,刘老弟恐怕不知道之所以世和主动请缨而来,全是为了刘老弟一人而已。”
 
    这话可就有些重了,而且貌似还有画外之音,刘浪神色微微一动。
 
    “嘿嘿,川省的刘主席和王某有几分香火之情尚在其次,重要的却是刘老弟此次立下惊天之功,我想亲眼来看看老弟是何等的少年英雄。”王世和轻笑道。
 
    刘浪瞬间秒懂。
 
    裙带这事儿,无处不在。至于说什么少年英雄,好吧,糊弄下一般人还行,四万万中国人从来不缺英雄。
 
    王侍卫长这意思分明是,咱们,有关系,莫给咱甩脸子。
 
 第511章 带着苦味儿的甜枣
 
    这其是也华夏五千年最重要的传承之一。
 
    门生故旧,我靠着你,你罩着我,从上古先秦一直到未来的共和国,蜘蛛网一般密集的人情关系笼罩着几乎所有的人。
 
    民国时期更是将之发挥到顶峰,中国政坛目前的领袖人物光头大佬所信任之人,更是大多以他的学生为主,他的学生几乎成为中国所有精锐之军的主官。
 
    包括太祖在内,也不能免俗。
 
    在华夏,任何脱离了这层“蜘蛛网”的人,都只能孤独的等待着被世俗侵蚀。
 
    就算是刘浪,也只能在王侍卫长有意无意地暴露出这样一层关系之后,脸上也只能挤出一丝笑容,“长官谬赞,刘浪惶恐。”
 
    见刘浪如此表现,王世和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表情,也不驻足,继续往前缓步而行,道:“我知道此次嘉奖,虽然有青天白日勋章,但相对于刘老弟你打残日军一个第八师团的惊天之功来说,罗十二成宰相,骆宾七岁即能出口成章,皆为一时之才俊,可,后人又有谁知他们成年之后之事?年少成名即登上高位,依世和之见,那未必就是件好事,望老弟能体谅校长一片拳拳之心。”王世和驻足回首,看着刘浪,语重心长的道。
 
    刘浪苦笑。这位老兄倒是好口才,一句木秀于林就将光头大佬那点儿小心思给掩盖的花团锦簇圆满无缺,而且还透露出一种大哥早就看好你,只是怕你个小年轻在官场上受排挤,才暂缓提拔,等你成熟点儿提拔是迟早的事儿的内涵。
 
    任是任何一人听了这话,哪怕就是没升官,也会对光头大佬感激涕零肝脑涂地,能这样被一国之领袖看重,那是多大的殊荣啊!
 
    恐怕也只有从未来时空而来的刘浪知道,光头大佬的政治眼光足够,但胸襟却绝对没有那般宽大,他提拔的人不少,但却很少有不是他嫡系之人,更何况是他这种挂着四川刘家的名头还数次驳了他领袖面子的人?若不是这次他功劳实在立的太大,不给功勋不足以堵天下人悠悠之口,恐怕青天白日勋章也没他的份儿。
 
    至于说升任少将,独领一军,那更是想也别想,光头大佬绝对不会让一个战斗力强悍如斯兵力高达一个师不听他指挥的部队存在的。
 
    刘浪也明白了为何先前授勋时为何给予北方军事委员如此高的规格,给予三团将士如此之多的勋章,那都是为不给刘浪这个小上校升官做准备的。
 
    我都对你们这样了,勋章和津贴不要钱一样的撒出去,你们谁还敢说我国府有功不赏做事不公平的?恐怕光头大佬说的那句木秀于林的典故不光是自己会听到,北方诸军亦会有所耳闻吧!
 
    这一下,还真是上上下下圆得不能再圆了,但唯一倒霉的就是他刘浪自己,依旧还是率领一个团的小团长。
 
    但无论怎么想得通透,人家堂堂一侍卫长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再怎么样也不能冷场是不是,刘浪也只能略略有些憋屈的回道:“感谢长官栽培,刘浪明白了。”
 
    “不过老弟你也不必太过失望,虽然这次军衔不能往上升一升,但校长亦觉不能寒了立功将士之心,老弟你率一普通编制独立团就能阻击上万来犯之敌,校长亦是很期待看到你率更多精锐之士会打出怎样的惊天战绩。”王世和满脸微笑的抛出最后一丝来意。
 
    咦,这就是传说中的打一棒子来颗甜枣吗?刘浪神色微微一动。
 
    “校长打算将独立团以德械师步兵团编制进行整编,名称不变依旧是独立团,老弟你也依旧是这一团之主,驻地也依旧还是在四川广元,只是因广元距离陕西渭南第二师部太过遥远,所以特将独立团从第二师序列剥离,就近编入川高官江上游“剿匪”总指挥刘将军麾下,但亦隶属于军政部,职权主要以维护川省民众安危为主,无军政部军令,包括刘将军在内,无人有权调动独立团参与作战,不知这样安排老弟意下如何?”
 
    按照德械师步兵团编制?刘浪先是一喜,接着眉头就拧了起来。
 
    喜的是,官虽然没升,但独立团编制扩大了。换句话说,就是能带的兵多了。以前独立团说是团,其实不过1500人的编制,跟日军一个大队多不了多少。
 
    虽说这次因地制宜打了第八师团一击闷棍,但刘浪心里其实很清楚,真要在野战中,别说兵强马壮的第八师团,就是日军来上一个野战联队,就够以前的的独立团吃上一壶的。
 
    有了罗文裕一战,日军对他刘浪肯定会有足够的警惕,那种战例几乎已经不可再复制。在未来的像淞沪会战那种上百万人的大绞肉机一般的战役中,他手里的2000人就算是再强悍,也只会像是一朵小浪花,被湮没在百万人会战的滔天巨浪中。
 
    但德械师的一个满编步兵团可就不同了,那是足足3000人的编制,如果遇到战时,还可补充1500名劳力和新兵,直接能膨胀到4500人,几乎可以相当于日军一个混成旅团的编制。
 
    如果有了这个合法的编制,那对于刘浪来说,可不仅仅只是多了一倍的兵力,刘浪一直最想实施的混成团的想法就可以付诸实施,那时的战斗力,可远远不是两个目前的独立团所能比拟的,绝对能在数年后给日军一个大大的惊喜。
 
    至于说忧,刘浪只能暗叹光头大佬的手腕实在是太厉害了。